中国地方资讯网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三尺秋霜,犹记那年伊人伤,夜色凉,身心微晃。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一曲离殇,犹记那年盟誓放,战场亡,何人心伤?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血雨茫茫,犹记那年天地浪,念过往,恩怨难放。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素衣白裳,犹记那年四海荒,迷陌上,血阵凝望。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年少轻狂,犹记那年秋意盎,堕杀网,世间仓皇。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一生迷惘,犹记那年愁断肠,琴音荡,孤独彷徨。

我研一盅浓墨,提笔书下三世情殇,犹记那年红衣荡,不思量,终难相忘。

我数次将你姓氏摩挲呢喃,为一汪眉眼不远万千里踏月而来,而你仍旧白袂沾血,卧于边疆。

我数次为着你的姓氏兜转,为唇间笔下叨写柔情似水的缱绻,而你闭目青丝垂下,刻进书画。

我数次见你举樽月下独酌,为百姓闲赋文墨提笔诗书不成章,而你研兵书仿圣贤,已然成局。

我数次痴你姓氏悄然入梦。为着一盘棋局彻夜不眠侃侃而谈,而你眉峰舒展复皱,惹人心忧。

我数次起为你歌雨中和舞。为刹那阴郁细雨如你墨丝温柔。而你青檐下筝弦凄凉,雾中寻梦。

我数次埋头悄悄立你身旁,为见一眼你傲然在马英姿飒爽。而你着金甲纵身回首,留尽朝寒。

该文章转载自: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